廣告贊助

夜裡,寂靜無聲,大地上的萬物都已入眠了,只剩極少數的夜行性動物還在活動著。


縱使夜空中星點恆爍,滿天星斗看似熱鬧,但那也只不過是更凸顯了夜的幽靜。

 

就在這麼無聲無息的夜晚,一個棕髮小男孩跑在幽暗的叢林裡,只憑借著月光和星辰引路。


男孩穿著破爛的衣裳,全身髒的像是生長在垃圾堆爬裡一樣......沒錯,他的確來自一個與垃圾場相似的地方,而他也是偷偷從那邊逃出來的。

 

男孩原本待著的地方是一個不被政府允許、名為:亞特奕魯的奴隸場,所謂奴隸場,是專門抓人來為一些不法人士做白工的地方,因此居住在那邊的奴隸們總是飽受不法人士們的私人軍隊虐待。


奴隸們在這種地方不但吃不飽也穿不暖,當錯事情是甚至會被拖去刑訊室刑訊、被裸著身子丟在外面睡覺,或是被懲罰幾星期不能吃飯,其中病死的、餓死的是數不勝數。


但即使被這樣對待,奴隸們還是得乖乖聽命行事,因為一但反抗,下場便是被媲美滿清十大酷刑的處罰折磨致死,總而言之是個很可怕的地方。

 

而這個小男孩從三歲時被丟在那至今已有十二年了,日復一日,他終究忍受不了那樣的環境、那樣的生活,在奴隸場裡不能有自己的意識、不能反抗,只能乖乖遵從上級的命令,動不動就得挨打、挨餓。


小男孩撐不下去了,為此,他選擇了一條危險的路:逃跑。男孩深知如果成功,就能一勞永逸,而失敗,就只有死路一條,但是唯有逃跑才是最好的辦法,無論如何,男孩鐵了心一定要成功逃離這個可怕的地方。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居然能輕鬆突破到出口處以前沿途所設下、防止奴隸逃跑的不人道陷阱,順利的逃了出來。只要在穿過這長達五十公里的森林,就可以連結外頭的世界在不用回到亞特奕魯,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可是事情卻沒想像的那樣簡單。


就在亞特奕魯的長官辦公室裡,一名大約二十歲、有著黑髮藍眸的男子穿上風衣,正準備出門,「梅雷特,你要去哪?」有人問到。

 

「去抓逃跑的小奴隸阿~」黑髮男子淺笑著回答,之後他就開著車往叢林的方向駛去了。

 

急促的喘氣聲以及腳踩踏在布滿落葉的土地上所發出的聲音,在這靜默的夜晚顯的有些吵雜。「呼...呼呼...還有多久才會到?」男孩已經接連跑了二天一夜,幾乎都沒有休息,他裸露在外的腳被大地摧殘著,皮破血流的似乎快麻木了,更何況夜裡還要受到冷風吹拂、氣溫彽下的折磨。

 

不過就在他幾乎感到絕望的時候,他看到了就在不遠處,有一個微弱的燈光。太好了!他跌跌撞撞的的跑向光源處,在怎麼心苦勞累的神情也掩飾不住藏在眼裡、那抹喜悅的眼神。果然......那是村莊口照明燈,用來標示他們的村莊就在這。

 

「太好了......我終於可以擺脫那裡了......」男孩眼眶紅了,他看到了這一排排乾淨的房屋,就彷彿來到了天堂般,可是當看到眼前房子裡的人都已經熄了火在睡覺了,失落感又湧出來了,他已經快要累倒了......如果就這麼露宿野外,不是被凍死就是被時常在這周圍徘徊的野獸當做食物吃掉。恍然,好像有一戶還沒熄燈,他疲憊的走上前去敲門。

 

『叩叩叩...』男孩用著僅存的微弱力氣敲門,等待著屋主開門。『喀啦、喀啦』門把轉動了,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黑髮黑眸的男子,長的很高很帥,臉上還掛著溫和的笑容。在看到男子的一瞬間,男孩覺得有些似曾相似的樣子,可是他終究還是想不出來到底在哪裡見過他。

 

男孩仰頭,有氣無力的說:「請你...請你收留我一晚好不好...就一個晚上......求求您了」他懇求的說,沒想到男子笑著摸摸他的頭,說:「小弟弟看起來很累很餓呢,真可憐......進來吧,待在這裡就不會挨餓受凍了喔!」對於男子的話男孩感到受寵若驚。

 

「真...真的嗎......?」眼睛蒙上了一層水霧,男孩哭了。從小到大都沒有人對他這麼的溫柔,不僅僅是被士兵們欺負,就連那些比他大、比他強壯的奴隸們都因為他看起來弱弱的模樣所以常常霸凌他,但士兵對於這樣的奴隸霸凌奴隸卻置之不理,因此男孩待在那裡的每一天都像是在地獄中飽受折磨一樣。

 

察覺到了男孩對他的話感到疑惑,男子不發一語的就牽起他的手將他帶進屋裡。樸素的擺設,沒有過多不必要的裝飾品,只是這樣子一般的房屋,在男孩的眼中卻顯的如此富麗堂皇,因為他以前只看過奴隸場裡用幾根木頭疊起來稱不上是屋子的木屋。走在這樣乾乾淨淨的屋內是他連作夢都沒有想過的,如今親眼看見、親手摸過他才覺得這是多麼幸福。

 

見到男孩眼中的好奇還有雀躍,男子開始帶著沒見過世面的他來認識一下家裡的家具、擺設。

 

「這是什麼?」男孩指著一台黑黑方方的東西問道,他有些興趣的摸摸它,冰冰、涼涼的,還可以打開。「這是筆記型電腦喔!」男子說到,只不過男孩似乎因為聽不懂他在講什麼而茫然的看著他,男孩的表情讓男子不自覺的伸出手撫摸他的臉。

 

像是突然想起什麼般,男子對男孩問道:「對了,弟弟你叫什麼名子?」溫柔的聲調,充滿關愛的眼神,讓小男孩愣住了。

 

男孩歪了歪頭,過了一會兒才道:「我...叫做易帝耶...吧?」他不確定他是不是叫這個名子,但是大家都這麼的叫他......所以應該是他的名子,不過他不知道自己的名子其實是idiot(白痴)翻出來的。男子突然很想笑,他想他該不會是還不知道自己名子的真正涵義阿?真呆,不過這才是他的可愛兼討喜之處阿!

 

「易帝耶...嗎?真是特別的名子呢!我叫做雷特恩喔,請多指教!」男子燦爛的微笑著,男孩易帝耶也向他露出有些生硬笑容。


帶他參觀完後,雷特恩便道:「好了,接下來我帶你去餐廳吧!小易很餓了吧?」一聽到可以吃東西了,易帝耶馬上就有精神了起來,也沒聽到雷特恩居然給他取了綽號,就在那猛點頭表示肚子很餓很餓。

 

雷特恩牽著他走到廚房,示意他坐在椅子上,接著他從冰箱拿出食材開始烹調,不單是刀工,雷特恩處理食材的手法俐落而流暢,舞動著刀的身姿就如同跳舞般,也像是一幅畫。


十幾分鐘後,陣陣的食物香味撲鼻而來,讓易帝耶的肚子叫的更厲害了,他流著口水看著雷特恩將食物裝進盤子裡端上桌,今天的晚餐是兩盤燙青菜、一盤青椒炒小魚乾和兩碗乾麵。

 

「呵呵~雖然我的手藝稱不上好,但是應該還是可以吃的!」聽雷特恩的話,又看桌上色香味具全的佳餚,男孩反駁道:「我...我覺得看起來很好吃......」有些臉紅紅的說出來,雷特恩忽然開口大笑,說:「原來你欣賞我的手藝阿,真謝謝你了!好吧,那就開動囉!」

 

等雷特恩和易帝耶吃完晚餐後,吃飽了的兩人已經有了濃濃的睡意。雷特恩將碗盤丟進水槽裡,拿抹布把桌子擦乾淨後,看了易帝耶一眼,說:「嗯......小易身上髒髒的可不能上床睡覺喔!走吧,我們去洗澡。」洗澡?這個詞對易帝耶來說很陌生,從前的他根本沒洗過澡,只有在下雨天的時候才能站在雨中用雨清洗身體,但又不是每天都下雨,所以奴隸們的身體總是骯髒不堪的。

 

易帝耶看著眼前的那人走出自己的視線,他也急忙的跟了上去。他們來到了浴室,這浴室牆壁上的瓷磚潔白無暇,瓷磚上的花紋帶著優雅的感覺,乾淨的浴缸大到可以容納三個人,整體來說很不錯。

 

「這裡就是浴室喔!小易先洗好不好?來,我教你怎麼用。這是蓮蓬頭,把這圓圓的地方轉開就會有水了!還有這是洗髮精,是用來洗頭髮的;而另一瓶是沐浴乳,是洗身體的。記的全身包括臉臉都要洗乾淨喔~」雷特恩耐心的放慢速度講解,為的是讓易帝耶能夠記清楚才不會亂用。


易帝耶仔細地聽著,然後道:「嗯,我知道了。」

 

『嘩啦、嘩啦、嘩啦啦』聽著浴室裡的水聲,坐在外面沙發上的雷特恩正壓抑著自己顫抖的身體,他嘴裡喃喃說道:「不可以...現在還不行......你要冷靜...要冷靜阿……等到明天就可以............」突然,水聲沒了,過了一會門就被打開了,隨著霧氣出來的小人兒易帝耶此時變得乾乾淨淨的,全身肌膚白裡透紅,軟軟嫩嫩的好像蛋糕一樣。小小紅撲撲的臉蛋可愛的掛著笑,棕色頭髮濕漉漉的散在腦後,黑色迷人的眼睛看著雷特恩,這讓雷特恩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心裡想到:這貨是在誘惑我嗎?

 

「那個...我好了......」有些害羞的開口,他簡直是一個極品小受。

 

「嗯,現在的...的小易真乾淨,那小易來~」見雷特恩正在招自己,於是他就呆呆的走過去了。「來,這是吹風機喔!把頭髮吹乾後就到二樓我的房間睡覺吧!」雷特恩說完後就起身快步的走向浴室了,只留下拿著吹風機呆呆站在原地的易帝耶。

 

享受著熱熱的風吹著自己,易帝耶感覺自己好幸福,在一天中就碰見了自己所不知道、在亞特亦魯所沒見過的東西。『呼~呼~』吹風機持續的吹著頭髮,直到易帝耶覺得夠了的時候他才將它關掉。

 

他把吹風機放在沙發上,想著剛剛雷特恩叫他去二樓休息,他也沒多想就走上去了。二樓只有一扇門,而那扇門就是雷特恩的房間,易帝耶小心翼翼的轉開門把走了進去。一張有著白色床單和棉被的床、木頭做的衣櫃和桌椅、清飄飄的白紗窗簾,還是一樣的簡單卻典雅。


易帝耶慢慢的走到床邊,伸出小小的手觸摸著軟綿綿的棉被,這種軟軟的觸感讓他撲了上去,用臉蹭了蹭棉被,他聞到了上頭有淡淡的花香,在這樣舒服的感覺中,已經疲倦了的易帝耶在不知不覺中沉沉的睡去了。

 

從浴室走出來的雷特恩看見躺在沙發上的吹風機,卻沒看見易帝耶的身影,他笑笑的想,應該是已經上樓了吧?果然他躡手躡腳的走到樓上,將門開了一個小縫,就看見那可愛的人兒以趴在床上香甜的睡著了。

 

「真是可愛呢,果然是我看中的人,不知當他明天知道我的真實身份後會怎麼樣呢?好期待呢~」他輕輕將門關上,又走下樓了,他不想吵到熟睡中的易帝耶,因此他選擇了睡在一樓客廳的沙發上,雖然沙發有點硬,不過至少可以睡。

 

隔天早上天才剛亮,易帝耶就被公雞的叫聲給吵醒了。他揉著還有些迷濛的雙眼,看到旁邊桌上放著乾淨的衣服,是雷特恩放的,於是他換好了衣服就走下樓了。一下樓,就看見雷特恩在沙發上看著報紙,而那報紙大到讓他看不見雷特恩的臉,他朝著雷特恩鞠了九十度的躬,說:「那個......昨天謝謝您的照顧了,今日我就離開,給您添麻煩了。」說完,他轉身正要走出門口時,卻被雷特恩叫住了。

 

「小易想要去哪裡呀~」他依舊看著報紙,可是口中的語氣雖然輕挑,卻帶著冷意,讓易帝耶有些害怕。「那個...我要離開了......」他僵硬的站著,感覺到雷特恩正朝著自己走來,然而他卻不敢回頭。雷特恩走到易帝耶後面將他抱住,說:「小易怎能說走就走呢?來,看著我的臉~」他用手把易帝耶的臉扳過來面對著自己,就在易帝耶看到他的臉時,恐懼與不安在一瞬間蔓延整個身體了。

 

易帝耶開始掙扎,想掙脫雷特恩的懷抱,而淚水已經奪框而出了,他哭著說:「嗚嗚......梅...梅雷特大人......您...求求您放過我......」現在在易帝耶眼前的不是黑髮黑眸的溫柔男子雷特恩,而是亞特亦魯裡專門管教二十歲以下奴隸,擁有黑髮藍眸的長官───梅雷特,昨天的雷特恩也是他比易帝耶提早開車到這來扮演的,他早早的到這邊以威脅的方式讓村民們都熄燈,然後只留下一間在一年前買在這的房子。他這麼做的目的不單單只是將逃跑的易帝耶抓回去,另一個目的是讓易帝耶變成自己的東西......因為早在第一次看到易帝耶時,不知為何,心裡居然悄悄愛上了這樣一個小奴隸。

 

雷特恩...不,現在應該說是梅雷特,他看著易帝耶恐懼自己的表情,笑了出來:「呵呵~你昨天不是不怕我嗎?怎麼現在就怕了呢?」他的食指指甲輕輕滑過易帝耶那漂亮的臉蛋,他就好像在調戲他一般。

 

「我...我......」易帝耶聽著梅雷特的問題,沒有回答,只是愣愣的站在那就好像等待著死刑的犯人。

 

「哪,小易,你可知道......從亞特亦魯逃跑的奴隸有什麼下場嗎?聽說阿...是很可怕的處罰喔!」他故意緩慢的講,因為他知道現在的易帝耶全身害怕到發抖著,所以想玩玩他。

 

易帝耶抓住梅雷特的衣角,求饒道:「嗚...梅雷特大人拜託不...不要處罰...易帝耶會乖乖、會聽話......求求您...求求您......」斷斷續續的求饒及軟軟的哭聲,不但沒有讓梅雷特心軟,反而激起了梅雷特想要更加欺負他的心態。

 

「小易想求饒阿~這可不行呢~奴隸逃跑理當接受處罰不是嗎?現在我就先來處罰小易吧~」梅雷特一手扛起易帝耶,然後將他丟到沙發上,在他想要起身時梅雷特又壞心的拿了條繩子綁住他的雙手。「小易寶寶要乖乖的不要反抗喔!反抗的下場你是知道的~」梅雷特的嘴角揚起了一抹邪惡的微笑,讓易帝耶害怕卻又不知道他待會要幹麻。

 

梅雷特掀開了易帝耶的衣服,讓易帝耶露出兩個可愛的乳頭和白白的肚子,他挑了挑眉貌似很滿意,他用一隻手捏住易帝耶一邊的乳頭,然後用舌頭舔著另一邊。

 

「阿...哈阿......不、不要阿...求求您...哈阿...嗯阿...」梅雷特的侵犯讓易帝耶叫出淫蕩的聲音,可是他卻不能反抗。

 

「喲!不行呢,可不能放過你阿~更何況小易也很有感覺不是嗎?」他的手依舊玩弄著易帝耶的乳頭,可嘴巴卻沿著胸部、肚子、腹部親下去,然後在回到嘴巴。

 

「嗚嗚嗚...住手、住手......」易帝耶難受的扭著腰,不過這樣的他顯的更淫蕩、更迷人。

 

「嗯,住手?可是你看,你的小小易可不是這麼說的喔,他已經硬起來了呢~小易還沒自慰過吧?來,讓我來幫你吧~」梅雷特的手將易帝耶的褲子、內褲脫下,然後握住他的那根慢慢的搓揉。

 

「哈阿...哈......不行......」易帝耶的小小易已經被梅雷特的手弄到翹很高了。梅雷特將他翻了過來,讓他雙腳跪在沙發上。接著他吐了吐口水在自己另一隻手上,用食指探入了易帝耶的菊花內。

 

感覺有異物進入自己體內的易帝耶痛苦的叫了起來:「阿阿...很髒......不要...梅雷特大人...那邊髒...」他雪白的屁股左右搖擺著想擺脫奇怪的感覺。「不會髒的喔~」梅雷特的手指在易帝耶的菊花裡用力抽插著,易帝耶討饒的神情隨著眼淚流了出來。

 

將五隻手指都同時插進去後,他也脫下自己的褲子,露出他那足足有二十六公分的巨屌。「那麼小易......我要開始囉~我會讓你很爽的~」他掰開易帝耶的臀瓣,將他碩大的那根直直挺入。

 

「哈阿...阿阿阿...恩..哈...哈阿......嗯恩...」被梅雷特的巨屌抽插著,易帝耶雖然覺得很痛,但是卻莫名的感到一股快感。

 

『啪啪、啪啪啪』肉體和肉體碰撞的聲音和易帝耶的呻吟聲形成了美妙的交響樂。「在快一點...哈阿...快...」屈服於身體的感覺的易帝耶迫不急待的想要得到更上一層的快樂,見他這麼的淫蕩,梅雷特忍不住就打了他屁股三一下。

 

「小易想勾引我嗎?真是個賤貨,看來你的小嘴巴很飢渴呢!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成全你吧!」梅雷特更快、更用力的抽插,兩人都得到了彷彿去到極樂之境般的快感。突然間,白色的農稠液體從梅雷特的那根射出來射進了易帝耶的體內,此時的易帝耶早已昏了過去。

 

看著自己所喜歡的奴隸被自己弄到昏倒,梅雷特也只是無奈的笑了笑,把他抱起來帶進浴室去清洗他菊花內的精液。將他清洗乾淨,為他穿上新衣服之後,他就帶著昏睡中的易帝耶上了車,準備開回亞特亦魯了。

 

開著車窗,欣賞著沿途的風景,風聲在輕輕跑過耳邊,梅雷特舒服的坐在駕駛座上,時不時的往副駕駛座瞥了幾眼。突然,在副駕駛座上的小人兒呻吟了幾聲,最後慢慢的睜開眼睛,他眨了眨大眼環顧四週,然後在看到坐在他旁邊的梅雷特時,驚恐的情緒已經爬上了他的臉上,他把身體縮著一小團,用小小的聲音說:「嗚......梅、梅雷特大人......我會、會乖乖的......嗚嗚...」這樣軟軟弱弱的樣子真的很惹人愛。

 

梅雷特感到有些好笑,於是故意裝成兇兇的樣子,道:「易帝耶,你說你哪裡乖了?逃跑的奴隸就叫乖嗎?現在我要把你載回去交給埃羅曼大人處置,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刑罰呢~」他說完,邪笑著準備看易帝耶的反應。果然,一聽到埃羅曼大人,他就嚇的放聲大哭了起來。

 

埃羅曼是亞特亦魯這個奴隸場的最高統指者,是神一般的存在,在那裡的每個人都很聽他的話,同時也很懼怕他,因為他是一個以刑訊道具凌虐他人而出名的─殘暴君王。

 

易帝耶用著顫抖的雙手抓住梅雷特的衣角,那水汪汪的眼睛彷彿就是在乞求他不要把他交給埃羅曼。他嘴巴一開一合,用著極小聲的聲音求饒著:「梅、梅雷特大人......不要...不要去埃羅曼大人那裡...那裡好恐、恐怖...求、求求您......」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讓梅雷特的心中湧出酸酸的感覺,他不懂那是什麼,但他知道早在第一次見面時,這個叫易帝耶的男孩就已經俘虜了他的心。

 

梅雷特一隻手緊握方向盤,另一隻手則是撫上易帝耶小小的臉蛋。「小易很害怕?那小易說以後要不要乖乖聽話?要不要在逃跑了?」他的問題讓易帝耶猛搖頭,直說:「不會了...易帝耶會好乖好乖聽梅雷特大人的、的話......不會在逃了......」易帝耶低下頭來哭著,抓住梅雷特衣角的衣服還是緊握不放。

 

「好,但是小易還是得隨我一起去找埃羅曼大人。乖,不會有事的。」安撫完易帝耶之後,他就又繼續開車了,而車裡陷入了兩人不言語的沉默狀態。

 

過了很久,四周的景象從樹林轉變回一大片的沙土,上面還有著成堆的垃圾,這表示已經快接近亞特亦魯了。『嗶──嗶嗶──』忽然從前方傳來哨音,梅雷特趕忙的開過去停在吹哨子的士兵前。

 

「我是梅雷特,現在正抓著逃跑的奴隸回來,請放我們通行。」梅雷特拿出亞特亦魯的長官證明卡,那張卡上面寫著姓名、生日、官階、電話......等等的,有了那張你就可以隨意進出這個奴隸場,也可以得到應有的資源和錢幣。那士兵看了一眼證明卡,然後微微點頭比出了個﹝請﹞的姿勢,代表他們已經可以進入亞特亦魯的管轄區了。

 

來到了長官辦公室大樓的前面,梅雷特把車子停好然後下車,帶著易帝耶進入了大樓裡。安靜的走廊上只有他們兩人的腳步聲,因為已經到了午飯時間,其他的長官們都去了食堂吃飯了,但梅雷特知道埃羅曼一定還在自己的辦公室內,只要沒有什麼事情他基本上都會待在那裡。

 

第一次來這裡的易帝耶顯的有些害怕,雖然是陌生的環境,但這裡給他的印象卻是恐怖的而不是像梅雷特在那個村裡的房子一樣溫暖。繞阿繞的,沒想到這棟大樓的內部居然這麼大,他們總算來到了頂樓,這頂樓只有兩扇門,一扇已經被釘上了用兩個木板做的大叉叉,而另一扇則是鮮紅到有些可怕的紅門。

 

『叩叩叩...』牽著易帝耶的手,梅雷特敲了敲紅色的門,見裡面沒反應,他就直接推開門進去的。一個男子坐在椅子上用著桌上的電腦,他那如同瀑布般長的紫色頭髮隨意散在腦後,金色眼眸銳利盯著電腦,而桌子上除了電腦外其他地方都擺滿了3C產品、電線、插座......等有關電子的東西,而地上也都凌亂的堆著一疊疊的紙、散落的垃圾及沒辦法放在桌上的電線,還有天花板上頭的電燈也因為好像要壞掉了而一閃一閃的,這樣觸目驚心的畫面讓易帝耶有些嚇到了,但梅雷特好像是已經習慣了所以不去在意。

 

梅雷特單膝下跪,恭敬的說:「埃羅曼大人,屬下沒經過您的同意就闖進來,請您恕罪。」原來那紫髮男人就是埃羅曼,可是怎麼看起來這麼年輕,而且一點也不恐怖?易帝耶心理這麼想著,沒錯,這就是只有少數的高層長官才能見過的───埃羅曼本人。因為他冠有殘暴君王這個稱號,所以不知不覺就被大眾所醜化了,這也難怪那些沒看過他真面目的人會這麼怕他。

 

埃羅曼將那台筆記型電腦蓋起來,起身走到梅雷特和易帝耶的面前,將梅雷特扶起。「呵呵~我不是說了你可以隨意進來嗎?真是的你都沒在聽我的話~~~」此時在埃羅曼面前的梅雷特就像小狗般乖巧,躲在他身露的易帝耶也不知道現在是要幹麻兒迷茫的四處亂看。

 

「真是對不起,大人,我以後會好好把你的話聽進去的。對了......您應該知道這孩子吧?他是在前幾天逃跑的奴隸。」梅雷特將藏在自己身後的易帝耶抓出來推到埃羅曼面前,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易帝耶嚇到了,他看著眼前這高大的身影,恐懼的想後退一步卻動不了。

 

「當然阿~我都有看監視器喔~~~你叫易帝耶吧?真是漂亮的男孩呢,難怪小梅雷特會喜歡你~~~」

 

「咦?」易帝耶茫然的看著梅雷特,而梅雷特則是有些生氣的看著埃羅曼。

 

「埃羅曼大人!!!你怎麼可以講出來?」此時的他有點想扁這個說出他秘密結果卻一副﹝我不是故意的所以沒有錯﹞的長官大人。

 

「哎呀哎呀~反正又沒關係~~~既然你是來請求我放他一馬那相對的我也要說出這個秘密來當代價阿~~~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喔~~~」真的是...好想扁這個只會說出別人秘密的人...可惜為人屬下不可以冒犯長官......梅雷特想著想著,額頭便爆起了青筋。

 

「好啦好啦,小梅雷特不要生氣嘛~~~那麼為了小梅雷特的性福著想,易帝耶小弟弟,我就特例的不處罰你吧!畢竟我知道你一向都很聽話,也很認真呢!」埃羅曼摸了摸易帝耶的頭,然後從旁邊櫃子裡取下一個褐色的皮項圈在上面寫﹝梅雷特的所有物﹞,寫完後在給易帝耶戴上。易帝耶拉拉套在自己脖子上的項圈,覺得有些難受,說:「為什麼要帶這個?」

 

「證明你是屬於小梅雷特的阿~好啦好啦,既然你們找我沒另外的事了,那就趕快出去吧!我還有事情還沒辦完呢~~~」說完他就將兩人推出去然後用力關上了房門,被趕了出來的兩人聽到裡面的人自言自語著:「诶老婆大人~阿阿阿對不起嘛......剛剛小梅雷特來找我~~~」、「什麼QAQ老婆大人我錯了別掛斷阿!......」似乎在跟別人通電話呢。易帝耶和梅雷特彼此對看了一眼,然後再看了看被關起來的門,就離開了。

 

「梅雷特大人......喜歡...我......嗎?」在梅雷特專屬辦公室內的沙發上,易帝耶靠在梅雷特的懷裡,問著剛剛埃羅曼說的﹝梅雷特喜歡自己﹞那件事。梅雷特沒有說話,就只是靜靜躺在那裡閉目休息著,他沒有承認他喜歡易帝耶,卻也沒有否認。

 

「梅雷特大人......大人?」易帝耶輕輕的搖著梅雷特的身體,在他發覺他睡著後,就悄悄的走了出去,他想回到奴隸宿舍去找以前的朋友,當然他得偷偷的、偷偷的。

 

傍晚,梅雷特終於從睡夢中醒過來了,可當他醒過來後發現......原本在他身邊的小人兒易帝耶不見了,此時他心中竄起一股怒火,他喃喃自語道:「很好...非常好......你這個愛逃跑的易帝耶......看我找到你之後怎麼處罰你......」

 

而在礦場那邊正跟自己好友聊天聊的很開心的易帝耶,卻不知道梅雷特正生氣的到處找他......。

 

§THE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范鈞 的頭像
墨范鈞

墨水×米飯

墨范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jellybean
  • 喔喔喔喔喔好喜歡這篇喔~(跪orz
    好虐又好幸福喔~>///<
  • 诶诶诶!!你喜歡嗎~XD((真是太好了~
    其實我打這篇的時候異常興奮ㄟ((?

    墨范鈞 於 2016/08/08 20:46 回覆

  • 訪客
  • 希望趕快出下一篇^_^
  • 謝謝~下一篇已經被我寫到一半然後放置play了一年多www
    我會努力趕快寫完的 <3 麼麼哒 <3

    墨范鈞 於 2017/08/18 15:42 回覆

  • 訪客
  • 喔喔喔好好看\\\
    不要完結QAQ
  • 謝謝你<3
    不會完結的~
    我會努力繼續更的~(←一個開始耍廢就可以耍費很久的人,請努力催更XD

    墨范鈞 於 2017/09/06 21:22 回覆

  • 訪客
  • 這個能繼續出嗎?對後面的劇情很感性趣
  • 會有後續的!只是課業問題…QAQ第二篇打到一半就丟在電腦角落裡了…(對手指)
    寒假的時候會繼續更的QuQ

    墨范鈞 於 2018/01/12 17:05 回覆

  • 訪客
  • 喔~原來樓主還活著XD
    加油,我會拭目以待的~~~
  • 不QAQ其實樓樓已經快要不行了(疑?
    要變年更了QAQ(不───
    好啦看在各位寶寶們ㄉ期待(><)偶會加油滴......(對手指

    墨范鈞 於 2018/02/15 13:55 回覆

  • 訪客
  • 作者~求更啊QAQ不要死掉~
  • 作者已經半死不活了......(躺在地上打滾
    熬吧QAQ偶會盡量在暑假前打完下一篇QAQ
    (但...作者懶癌已經進入末期了...(不

    墨范鈞 於 2018/02/28 21:04 回覆

  • 夜彌
  • 作者大大求後續~
    跪求不要停更~
    這是我目前看過最棒的耽美小說~
    大♥~
    (♥ω♥ ) ~♪
  • 謝謝你ㄉ支持>///<(覺得開心
    不會停更的QuQ
    (有可能是月更或半年更(遭毆(好啦開玩笑的
    目前每天都有事忙,沒什麼時間,但一定會再暑假前肝出一篇來的QuQ請原諒我QuQ(抱腿

    墨范鈞 於 2018/04/14 06:45 回覆